新闻动态

科赫兄弟:实业大亨的游戏

2021-10-21 09:55

  一个多月之前,路透社曾肯定地预测,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将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但仅仅几周后,路透社就悄悄改了口风,因为根据其进行的民调,选举天平已经开始倒向了特朗普。

  然而,作为阅尽美国近代最高权力更替的老牌玩家、共和党的大金主之一,科氏工业集团的掌门人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并不看好这位“嘴炮达人”。不久前,他公开表示,党的希拉里会是更适合的总统候选人。

  过去几十年来,科赫兄弟和党势不两立,但在这关键时刻,突然有了改变立场的念头,显然让原本就已处下风的特朗普面临后院起火的危机。

  由查尔斯科赫与大卫科赫兄弟二人执掌的科氏工业集团,是全美规模排名数一数二的非上市公司。浓重的家族色彩和在政界的纵横捭阖,是科氏工业集团的两大标签。

  自从创始人弗雷德科赫于1940年兴办炼油厂开始,科氏工业的炼厂现已遍布阿拉斯加、德克萨斯州和明尼苏达州,产业链不断拓宽,从油气开采到管道运输,从炼化加工到石油产品贸易,实现了油气产业链的全面覆盖,跃升为美国知名的石油化工巨头,同时在煤炭、电力供应等能源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

  能源行业虽然成就了无数的亿万富豪,但其发展具有明显的周期性,而身在其中的科氏工业集团之所以在商界大杀四方,历数次经济危机而屹立不倒,则要得益于公司决策层高超的资本运营手段和坚持“不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的经营主张。

  科赫兄弟在石油行业的大规模扩张持续了将近60年,直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油价进入为期两年的下跌通道,公司开始凭借前期积累下来的雄厚财力,把商业版图逐渐延伸到化肥、林业、饮用水、电子元器件等多个领域。

  今天,尽管科氏工业的名字对于普通美国民众十分陌生,但旗下众多老百姓603883股吧)日常生活中耳熟能详的品牌,例如Brawny的纸巾、Dixie的纸杯、佐治亚-太平洋601099股吧)木材、Stainmaster的地毯……凭借独具慧眼的资产收购,科赫兄弟的跨界布局获得丰厚回报,与美国民众生活的联系愈加紧密——这无疑增强了公司抵御单个行业周期性风险的能力。

  尽管受私人控股的性质所限,无法从公开渠道获取科氏工业的确切财务数据,但从其多元化的资产布局判断,在本轮油价下跌中,科氏工业并未如其他石油巨头那样伤筋动骨——科赫兄弟在2016年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仍然高居第八位,不仅排名与去年持平,而且个人财富达到了440亿美元,同比增加22%。

  除了跨界之外,坚持不上市,是科氏工业的另一成功秘诀。远离证券交易市场,不仅保证了家族掌门人对公司的控制权,而且无需定期公开发布财报,有利于公司长期战略的贯彻执行,更不用像康菲等上市石油公司一样,即使深陷亏损、现金流吃紧,也要咬牙分红派息,为维持股东信心而勒紧腰带。

  沿着这种看似特立独行的发展路径,科氏工业集团在短短60年内,就奠定了实业大亨的地位,为科赫兄弟在精英云集的美国政坛占有一席之地,提供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在建立科氏工业集团的商业帝国之前,弗雷德曾因其炼油技术遭政府禁用,而远走纳粹德国和苏联谋求发展。早年的屈辱和愤怒让弗雷德终生难以释怀,于是,他从两个儿子幼年起,就跟他们谈论,使他们认为,政府不该对民众的个人生活过多干涉,更不应该对个体的经济财富进行管制,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兄弟二人一直致力于贯彻自由意志主义的理念,坚定支持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

  1979年,大卫科赫曾经尝试代表美国自由党竞选副总统,想以这种最为简单直接的方式参与,但无奈的是,自由党实在难以与共和党、党两大势力抗衡,大卫获得的选票少得可怜,这次壮举只能黯然收场。

  随后,二人改变策略,通过资助自由意志主义的茶党运动和智库——卡托研究所,在政坛逐渐扩大影响力。同时,两人凭借慷慨的资金投入,成为了共和党的大金主。

  通过参与来保护自己的财富,应对资本扩张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法律、制度障碍,是西方财团参与的主要动机,在这一点上,科赫兄弟也不例外。尽管二人言之凿凿地表示,他们是在与政坛权贵做斗争,为美国的繁荣发展而努力,但他们所宣扬的观点,如对全球变暖的怀疑、对政府管制的批判等,却明显是出于家族企业的利益考量。这种利益导向的理念,在2016年这个总统大选的年份,有着最为直观的体现。

  德国思想家卡尔施密特曾经给出“即划分敌友”的著名论断,而科赫兄弟则用实际行动对这一论断进行了完美的诠释——作为众所周知的共和党金主,他们近日突然语出惊人,表示希拉里或许会是更适合的总统候选人,引起一片哗然。

  在气候变化和联邦最低工资标准等问题上与奥巴马政府针锋相对的科赫兄弟,当然不会轻易改旗易帜、弃共和党而投向政敌。根据2016年6月公开数据,科赫兄弟在2016美国总统竞选中投入的资金接近990万美元,精明如科赫兄弟这样的商界巨擘,又怎会容忍如此大手笔的前期投入变为沉没成本?

  特朗普曾暗示前几届共和党候选人都需要去科赫兄弟位于堪萨斯州的豪宅“拜码头”,同时不无自豪地表示,“我会自己掏钱竞选,谁也买不动我”。这在外界看来,无疑是对科赫兄弟最露骨的讽刺和挑衅。

  此外,虽然同样是从商界踏入政途的成功典范,但特朗普和科赫兄弟在理念上有着明显的差异——作为美国政界的元老级人物,科赫兄弟对于“正确”颇为敏感,而出身房地产行业的特朗普则更加喜欢用简单直接的方式处理问题,淡化意识形态,通过一系列煽动性的出格言论,获取媒体曝光率以及部分草根民众的拥护。

  此外,特朗普与共和党之间的关系也颇为尴尬,因为后者并没有料到这位搅局者会真的成为最终的总统候选人,这彻底打乱了共和党对于总统选举的部署。而在一切已成定局后,特朗普对共和党及其背后的金主们态度依然冷淡,唤起了那些习惯于掌握财富与话语权的精英阶层前所未有的不安。

  可以想见,即使特朗普在最后阶段的竞选活动中收敛或改度,亲共和党财团们也很难相信这个人会成为对他们“安全无害”的主政者。相比之下,希拉里反而更加符合人们对美国人物的一贯形象——立场分明、言行可控、与财团们关系融洽,难怪科赫兄弟会把党派内部矛盾提高到“敌我矛盾”之上,借希拉里来打压和警告特朗普了。

  然而,对于科赫兄弟的示好,希拉里显然并不买账。这位前总统夫人和前国务卿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不需要“否认气候变化、阻挠选民投票”的人对她“背书支持”,而事实上,从自身利益出发,科赫兄弟也不可能真的改换门庭,与党并肩作战。

  原因在于,石油、化肥、林纸行业是科氏工业集团的主要利润来源,公司也因此成为了美国数一数二的污染大户,在这方面,连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和壳牌等石化企业都要甘拜下风。为了公司的发展,科赫兄弟否认全球变暖、呼吁政府放松监管、致力于振兴传统能源,这一切都和党加强监管、对富人加税、发展清洁能源的主张背道而驰。

  说到底,特朗普才是科赫兄弟最适合的代言人。他主张将企业所得税由35%降为15%、取消遗产税、捍卫煤炭行业、取消党政府对页岩油气行业的环保约束限制、推进管道基础设施建设、反对巴黎气候协定……凡此种种,一旦付诸实践,科氏工业集团都将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若是希拉里如愿当选,在她的任期内无论是增加高收入阶层和企业税负,还是进一步收紧环保政策,科氏工业集团都会首当其冲。面对如此明晰的利害关系,相信只要特朗普改变当前的冷漠态度,向科赫兄弟抛出橄榄枝,后者会毫不犹豫地成为这位政坛新贵的坚强后盾。

  虽然普遍认为,如果希拉里的健康问题能够得到妥善解决,特朗普实现成功逆袭的概率微乎其微,但对于科赫兄弟来说,无论哪一方最终登上总统宝座,他们的游戏仍会继续下去。

  2012年,科赫兄弟耗费了将近5亿美元,用于支持共和党建制派候选人罗姆尼,虽然后者最终败给了成功连任的奥巴马,但这丝毫没有妨碍他们的商业帝国继续开疆拓土——对于科氏工业集团来说,从博弈里获得的回报只能算是锦上添花,在全球低迷的经济环境下,只有生存和发展才是永恒的真理,也是科赫兄弟能够在游戏中屡败屡战的有力保障。